[與專家對談系列之一] 道品股份有限公司共同創辦人-賴瑞騰


本文摘要

● 賴先生論文摘要如下

● 研究結果令人驚艷

● 設備傾斜角度的影響

● 清洗夠乾淨,就不會污染下個製程

● 在噴嘴上所需要考慮的部分

● 教授對ANSYS的熟稔使研究結果更理想

● 國外的月亮不見得比較圓

● 轉身投入生醫研究的改變與歷程

 

流體專家 LORRIC 致力在產品研發、改良、與客戶服務,我們也希望能對相關產業盡綿薄之力,分享技術果實、提升產業競爭力。近期,我們除了推出具革新思維的電子流體感測設備外,我們不斷思考著更多其他方式能幫助我們與台灣產業一同成長。在日常產業資料蒐整時,我們偶然看找到了一篇由大葉大學工業工程與科技管理學系碩士賴瑞騰先生所撰寫的論文:「二流體噴嘴系統之平板傾斜角對清洗效果之影響」,於是我們萌生了:LORRIC 何不成為一個產業技術資訊與學術交流分享平台?我們的官方網站,除了揭載 LORRIC 的產品與技術分享外,在這叢薾小島,我們想發掘產業裡更多臥虎藏龍的流體專家,藉由 LORRIC 與專家的對談訪問,引導出對產業更進一步的助力,如此基本功的積累,俾能有朝一日帶給台灣產業整體提升的機會。

 

賴瑞騰先生目前是道品股份有限公司共同創辦人,道品的主要業務是在基因工程這塊,然而從二流體噴嘴系統到基因工程,這樣一個大幅度的跳轉,當初,在碩士時期,賴先生對流體相關學術上,有什麼研究經驗?而這些經驗裡,我們又可以從中學習什麼?

 

 

賴先生論文摘要如下

 

本研究為探討二流體噴嘴系統之平板傾斜角對清洗效果之影響,並同時探討傾斜角度對傳輸時位於支撐點所產生之應力大小;利用傳輸之應力與玻璃傾斜角度產生之剪切力結果,結合多目標之決策方法,來取決希望能達到之目標為方向,分析出符合清洗微粒(particle)需求之最佳二流體噴嘴系統之平板傾斜角、剪切力及水流速度。運用較有效率的分析流程與有限元素法之商業軟體ANSYS中CFX(泛用型計算流體力學軟體),進行二流體噴嘴系統之平板傾斜角設計建模,以及ANSYS軟體進行玻璃平板與於支撐平板之滾輪與傾斜角度進行設計建模,模擬出平板傾斜角度、剪切力、水流速度、邊緣位移及支撐點應力等結果。

本研究設定剪切力與速度為目標,利用多目標決策方法來決定平板傾斜角度範圍值,當角度越大剪切力與速度則越大,而需考量支撐點應力之關係,所以無法以最大傾斜角度為結果,需以符合最大支撐應力之傾斜角度為結果。

 

LORRIC 有幸與賴先生一談,關於其:「二流體噴嘴系統之平板傾斜角對清洗效果之影響」的研究過程、心路歷程,以及成果與獲得,我們也可以藉由賴先生的過去的努力,一探台灣本地的研究環境與能力。

 

▲回到文章摘要

 

研究結果令人驚艷

 

台灣平面濕製程的產業,除了常見的印刷電路板外,另一個就是面板業。業界一直有廠商在開發吊掛與傾斜式。而賴瑞麟先生所屬的大葉大學工業工程與科技管理學系的研究團隊,利用ANSYS所模擬出來的結果,合作廠商從實驗中得比當初他們設定的目標更好的結果。

 

賴先生表示,當初與台灣面板廠產學技術合作,而當時面板廠的國外技術顧問提出了在製程中,機台玻璃清洗的建議傾斜角,然而,當賴先生所屬團隊接到了這合作後,團隊主導教授因為對ANSYS的高度熟悉,以自行研究的方程,為台廠找出玻璃清洗傾斜角的最佳結果,連國外技術顧問都意想不到,而且最後實測效果很好。

 

▲回到文章摘要

 

設備傾斜角度的影響

 

 

賴先生在最初的合作階段,研究合作的國外技術人員表示,設備的傾斜角度不須太大,然而在研究與模擬中發現,國外技術顧問提出的方案會讓設備的良率不夠理想,他們發現只要在現有設備中調整機台玻璃的傾斜角度,確定好 roller ,會拿到更好的傾斜效果,讓合作的台廠的良率改善很多。

 

賴先生表示,論文裡有做所謂的模擬流線,流線主要的目的在於決定設備的清洗能力,像是如何帶走最多的 particle,而原本國外技術顧問提供的的傾斜角度能帶走的很少;有人建議試試看垂直角度,但至少在模擬中,垂直是不可行的,因為光是考量到噴嘴側噴會造成的下彎,最終能真正用來清洗玻璃的流體就所剩無幾了,尤其清洗上半部玻璃的效果很不好。因此這樣做傾斜角度是考量如何涵蓋到面板上面的區域,主要是使用下方 roller 在傳動,而不是採吊掛方式。研究最後結果讓國外技術顧問很震撼,也意想不到當初想法與實際上的結果會有如此大的差異。

 

賴先生詳細說明,後來與客戶進一步溝通後才了解,其實國外技術顧問給建議都只是簡單地說某個角度比較好,卻沒有深入說明他們是基於怎樣的出發點所做出的判斷。這樣的方法在早期產品都還做得出來,但在 8.5 代後難度提高,台灣廠商需要進一步的優化清洗能力,並試圖找出清洗效果較好的角度。

 

▲回到文章摘要

 

清洗夠乾淨,就不會污染下個製程

 

另外,談到清洗力,賴先生表示,他們有模擬灑在玻璃表面的顆粒去觀察流場是否足夠以及多快速度把它帶走,最後發現國外技術顧問提供的建議值的效率太差,耗水成本太高,再者,若清洗速度太慢而導致其它製程被影響,或是清洗得不夠乾淨,在下個製程就會被汙染了。

 

▲回到文章摘要

 

在噴嘴上所需要考慮的部分

 

賴先生提到在實驗中,雙流體噴嘴由於參數更多,不同條件的效果差異就更大了,這些都需要噴嘴廠商協助提供。以 LORRIC 在粒徑測試的經驗來說,氣液比不同時,粒徑的分佈與顆粒的速度都會不一樣。業界常說約差3倍的速度,但實際數據的複雜度遠遠不是一個3倍所能代表的,而這所有數字全有賴與客戶間的長期配合。

 

▲回到文章摘要

 

教授對ANSYS的熟稔使研究結果更理想

 

訪談時,賴先生強調,他們的實驗室和其他業界使用 ANSYS 的方式不太一樣,因為實驗室教授有豐富的 ANSYS 經驗,整個實驗都是用自已建立的方程(UDF) 來跑,光一個 element 就至少用到 48個以上的 equation。這個方式可以在最短的時間內得到需要的結果,加上實驗室教授知道很多方法可以縮小模擬範圍,才能做出這麼理想的結果。

 

▲回到文章摘要

 

國外的月亮不見得比較圓

 

LORRIC對賴先生的研究經驗心有戚戚,當LORRIC 在研發與製造噴嘴時,其實有很多經年累月的 know-how 在其中,然而,某些客戶會覺得台灣的產品應該沒有什麼 know-how 可言,做噴嘴就像是做個螺絲鑽個洞而已,更甚者,當客戶提出稍有難度的需求時,傾向認為國外的經驗比較值得信任,在國外的月亮比較圓的思維下,國外品牌的商品價格較高相對能夠被接受,而台灣本地就落到削價競爭的局面,對整個產業的提升,有著在思維上一定的阻礙。LORRIC 認為這次的訪談讓我們對台灣自身的學術與技術水準,有了不同以往視野的看法,國外的月亮不見得比較圓。

 

進一步來看,如同頼先生論文中的產學合作,學界可以帶給業界更多兼具理論與技術的研究成果,並有機會讓產業以更低的成本來解決更多的問題。產業因此有更多獲利空間,學校也能獲得學術成果以及與產業的合作經驗,如此合作模式十分值得推廣,也是 LORRIC 期待與學界交流的原點。

 

▲回到文章摘要

 

轉身投入生醫研究的改變與歷程

 

賴先生在大葉大學工業工程系研究所畢業後,因其專業,後來加入了中央研究院的生醫研究專案,其後該專案獨立出來,成立「道品股份有限公司」,賴先生成為了新創企業創辦人。

 

賴先生表示,道品的前身是在中央研究院裡研究「生物基因定序」,主要是利用基因定序找出有變異的細胞,進而找到對變異細胞正確的對抗方式,對症下藥。道品的技術跟國外類似公司相比,一般國外公司提供報告的時間約莫兩週,而道品獨到技術可以加速在一天內提供結果。舉個例子說明:當身體出現狀況而去醫院急診時,醫生會先行抽血看白血球,並根據對病人的問診找出病因,若是面對小朋友,因表達與敘述能力有限,在針對很多特殊病症,必須馬上知道問題所在,加快醫師投藥時間,道品提供在「基因定序」的基礎上,快速的資料比對,短時間內即可以提供醫師相關資料,協助醫師判斷成因,即刻投藥,緩和病症。無論在「個性化醫療」與「預防醫療」上,道品的服務,都十分有潛力在醫療領域裡,提供基因資料高運算比對的服務,這塊可因此持續降低成本,未來人人皆可受益。

 

賴先生進一步說明,目前的工作與當初他在研究所做 ANSYS 分析這領域,因在高運算部分的相似之處,而能在道品團隊發揮所長,主導高運算技術的開發工作。由於基因資料相當龐大,往往需要大量電腦同時工作才能滿足分秒必爭的病情診段需求,而這也是賴先生在研究所時所鍛鍊出來的核心能力,將多台電腦順利並連,並將效率提升到最大,使道品的基因定序運算服務能有領先同業數倍的時間。

 

談到新創的「資金問題」,賴先生打趣地說:「雖然目前已有人來跟我們談天使輪資金的挹注!但因目前資績都還充足,也已經有營利能力,我們需要的是能對公司發展有幫助的投資人」可以想見道品在醫療領域的未來潛力,LORRIC 也祝福賴先生與道品公司未來一切順利,而台灣的生物醫療領域也能因為好人才與好公司的持續努力,而在全世界佔有一席之地。

 

▲回到文章摘要

台北:02-85112135
ID:Lorric